個人承續前次報告,澄清最高法院刑案積壓過多,不是最高法院的錯。這十年來,最高法院受理的刑案,增加五成半左右,造成案件增加原因很多,個人卻認為其中最嚴重是發回率增加的關係。七十八年度發回率只占二三•八一%,八十七年度卻占四三•〇二%,這並不是最高法院不負責任推卸案件,而是因為我們認為當事人的權利更重要,非要調查至事證明確沒有冤枉才敢讓案件確定。造成發回率偏高的原因,主要在於案發後調查事證沒有明確。當年的華定國弑母案,拖延十多年,經過十幾次發回更審才確定,其關鍵即在偵查階段未將相關事證詳細調查明白所致,這是一個很明顯的案例。在八十七年度依據我們的統計資料顯示,發回更審案件有一千多件,最高法院發回超過五次的有一百二十件,超過八次以上的有六件,這些案件中不乏超過十年以上者,久懸不決,對被害人、被告及社會都是不公平的。因此,我們深思此問題,認為只有在偵查中詳細調查,才能有所改善,因為案發當時之偵查最能發現真實,而拖到最高法院發回更審時,因情境已變遷,事證當然更查不清楚。個人亦曾擔任檢察官,深信若偵查中能夠詳查證據,實質舉證,對被告的權利也有相當維護,在審判上不會造成拖延,也不會導致積案過多,久懸不決之弊端。為達到此理想,自應採卷證不併送之當事人主義,促使檢察官詳細調查證據。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