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們出席今天的會議,除非為反對而反對,否則,應該可以各說各話,而由各說各說中,求取共識,因此,不是力與氣,多與寡之問題,此種情緒性之爭,對於共識之達成,並沒有幫助。

二、國家選任辯護人制度,其用意良善,但我於昨日曾經表示反對,因為,依照現行制度,已有公設辯護人為強制辯護案件辯護,另各地律師公會,亦有平民協助,民力無窮,國家財政有限,是否有必要由國家編列預算,為無資力之被告選任辯護?我此項意見,是否獲得認同,姑不置論,但畢竟我曾表示反對之意見,惟協商小組今日竟說該案也屬於已達成共識之部分,誠不知其共識如何達成。

三、檢察官依照刑事訴訟法第三條規定仍為當事人,當事人即當事人,殊無「非單純之當事人」可言。檢察官畢竟代表國家訴追犯罪,其於法庭之席位,略高於被告之席位,基於國家公權力之維護,應無可厚非。惟於設置時,對於其距離亦應加以考量,否則,將被告之席位置於法官席位之前,兩個席位距離甚近,法官席位高高在上,因其距離過近,無形中益使被矮化,尤非得宜。

四、強烈反對「禁止為受判決人之不利益,聲請再審」之規定,因為刑事訴訟程序須保護被告之權益,然亦應保護社會秩序,尤不應忽略被害人身心傷害之撫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