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興今日有代表提到刑庭席位不是很重要,我也百思不解,這個議題會被單獨列為司法改革之議題。事實上刑庭席位之設計是有權威色彩或有國家公權力象徵都需要改進。范光群、莊勝榮提及民庭席位在沒訟爭性下,不須提出檢討,我存疑是否有必要須檢討刑庭席位。在當事人對等主義原則下,是否須考慮參與訴訟之人的安全,假若旁聽席設在檢察官、辯護人後面,檢察官、辯護人會安心執行職務嗎?還有參與訴訟之人的心理因素,請看甲案,其將辯護人與被告在一起,理由是他們比較好溝通,但我不知道證人、被害人、告訴人坐在那裡,今天考量了被告的權益,但有無顧及被害人、告訴人的心理,他們認為被告坐在辯護人旁邊,坐在前面,被告的權益受到保護,而他們孤立無援的坐在角落,情何以堪。我並不是說法務部或檢方不想做任何改革,或虛應其事,讓大家看不到遠景。在板橋法院曾試辦全程蒞庭之案件,參與該案之律師告訴我說,他們要求檢察官實行公訴要的就是這樣子而已。在還未提出人力、物力增員的現況,檢察官已經在做這些工作了,請大家不要忽視。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