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席位的問題在立法院已討論過很多次,民間團體對於被害人、證人保護之議題,漏未研究,可予補充。法務部所提被告之席位距離辯護人太遠一些,二者不易溝通,這方面協調好,應較能接近。司法改革該改就改,不應太堅持,例如,羈押權聲請問題、偵查中選任辯護人、檢察官位置拉下來等。蒞庭一定要實施,若不蒞庭,則律師視法庭活動為兒戲。本人認宜採當事人進行主義或卷證不併送制。

「卷證不併送制」,本人表示贊成,這方面希望法務部不要堅持,但是必須有配套措施。「發見真實」是法官的天職,老百姓及司改團體感覺司法不公,就是抗議「未發現真實」,包括該調查未調查,有人冤枉未能查清楚,所以,將法官發現真實之觀念丟掉,在臺灣是不可行的,也不可以如此。法官只要調查證據,至少要「得」調查證據,要不然眼睜睜看到被告掉到井裡或對被害人不予平反,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老百姓要求的就是這麼多,例如要求「反黑金」等。前幾年,林洋港當司法院長時,監獄人滿為患,即趕快鼓勵緩刑,法院因重視緩刑,有的法院緩刑比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幾,有法官因緩刑太多被褒獎加分,有立法委員為討好民意,將假釋條件放寬,執行三分之一者可以假釋,結果治安大亂,有百分之五十以上再犯累犯,後來就開始罵了,搞得那位立委落選了。這表示,大家的看法不見得正確,所以我希望大家要思考再思考,作較周延的思考。

我們立法委員是旁聽的,我們在立法院的空間無限大,今天來聽大家的意見,我們還是會作自己的決定。其實被告要保護,被害人也要保護。律師與被告相處太久,易生感情,律師對被告之殺人、放火行為並未看到,所以盡量替其辯護,檢察官則看到被害人被殺害之淒慘情形,而認為被告該殺,人與人處久了就會有感情,所以要用制度來調整,用制度來制衡,才是司法改革之道。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