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談了幾十年,我真正參與是從一九九一年起,即已過世之林敏生律師當台北律師公會理事長時開始,算算也快十年了,但看起來仍一事無成,所以,本人對司改之迫切,希望各位能夠理解。

我今天比蔡副司長幸運的是,我是律師,是自由業,沒有包袱,我認為對的就說出來,不知道蔡副司長内心是否有掙扎?是不是為維護法務部政策?這點本人不清楚。至於法庭席位之爭議,事實上甲、乙二案只是簡圖,是為解決被告與辯護人是否坐在一起,二者實無爭議,只是此時辯護人之席位是否應與檢察官同高。大概因為本人是律師,常常坐得比較低,所以對於席位高低、,認為檢察官不必太計較,但為了維護法庭之莊嚴,且法官代表國家行使審判權,除了少年、家事或調解法庭改為圓桌式協談外,本人認為審判時,為維持其莊嚴性,似以維持法官較高席位較妥。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