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還是要強調並提醒的是談司法改革、要真正的把握住人民的主權,司法為人民而存在,一切要從人民的觀點來看問題,來談問題,不要陷入「本位」。

一、大家都同意,職權進行主義在我國已生病,應該加以改革,而同意要改弦易轍,改採當事人進行主義,加強檢察官在法庭的活動及功能。法務部也同意這個方向,尚同意法院原則上沒有職權調查證據的義務,原則上放棄了職權進行主義,為什麼還要但書,保留「職權進行主義」的尾巴?法務部是否可放棄此一但書,而使當事人進行主義上路?尤其依司法院所提的方案,還保留法院發現真實之必要,得依職權調查證據。

二、關於刑事審判應區分認定事實與量刑的程序,刑事審判工作主要在於認定犯罪事實與科刑。在我國,認定犯罪事實與科刑都由同一法官為之,而且其調查及辯論程序也是混合進行。如此,有下列顯著的缺失: 

⑴在犯罪事實成立與否尚未認定以前,即先調查與犯罪事實無關的科刑資料(例如前科、素行等),容易使法官對被告形成先入為主的主觀觀念,影響認定犯罪事實成立與否的心證,致未能公正審判。

⑵犯罪事實有無的認定,與應如何科刑,為同等重要的程序,其影響於被告權益者,均極重大。由於實務上兩程序混同進行的結果,無論在調查或在辯論程序,都只重前者而忽略後者,法官於判決認定被告有罪時,多僅憑自己主觀之意念量刑,致科刑過程粗糙而往往未能為適當之科刑。為使審判更為公平,及精緻化,應區分認定事實,與量刑的程序,修法明訂: 

1. 認定事實程序與量刑程序應予區分,為二個不同的程序。

2. 量刑程序即與科刑有關事項之調查與辯論,應於宣示被告有罪後,始得進行。

三、法庭佈置,雖然表面上看是形式的問題,但卻是重要的,他不但表現一定的觀念,也會影響到審判的品質。我想提出三點,H以人民觀點來說,在法庭裡面,法官及檢察官、辯護人高高在上,被告低低在下,這是不是符合人民為主及無罪推定的理念?㈡法官席位高高在上,強調了法官的「權威性」,這與法院應屬「說理性」的性格不合。但在這樣強調權威性的法庭佈置之下,被告被震攝住了,還能自由自在的答辯嗎?這當然會影響到審判實質品質。本來主張法庭佈置法官、檢察官、辯護人及其他關係人,例如證人、被害人等都應平等,如大家觀念上一時無法適應也可以接受法官席位稍高,其餘訴訟關係人均等高,其他詳細理由請參考本人的書面發言。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