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中午休息時間,有很多代表跟我說,我說話是很感性的。現在我要以感性的發言,陳述檢察體系目前所面臨的問題。我先回應莊代表所說,民眾需要的是一個堅實的第一審,堅實的第二審以及堅實的第三審,我也贊成金字塔的訴訟制度,如果說第一審是金字塔訴訟制度的底部須堅實,那偵查即是它的地基,地基若打得不紮實,則底部如何堅實起來。

檢察系統目前面臨的困境,各位可以詳細的看看法務部所準備的說帖,其中有很具體的數字,不必重覆說,但是我必須強調,司法預算獨立後,檢方的預算並無法伴隨司法預算獨立而成長,兩相比較下差距更達到五倍。在檢察人力的部分,法務部因配合行政院的人力精簡政策,不斷在精簡人力,而司法院並不需要受這個政策的羈束,所以他們的人力並沒有精簡,相形之下院檢人力比例相差越來越大。我們並不是要抱住司法院的大腿,強要與司法院作評比,事實上大家都知道,在刑事訴訟中偵查、審判、執行三個階段是不可或缺,檢方所作的是偵查與執行,已經佔了三分之二,在刑事訴訟制度上他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視的,而我們的人力、物力相對的卻顯得如此薄弱,剛才有代表看了以後說你們檢察官怎麼那麼可憐,我不敢說可憐,但是基層檢察官在現有的人力、物力之下,一直兢兢業業的在做。有些人在法務部不採他們所想要的當事人進行主義,因此就很感冒的說如果這個不採,其餘免談。我想要說,現在法務部的檢察官,在實行公訴上被人話病,最大的因素就是因為人力不足,以我們現有的人力,要把現在刑事訴訟法所付與我們的工作,我們已經都做不好了,為什麼能再要求我們去做新的任務跟使命。剛才有一前輩告訴我,開司法改革不是來談條件的,我非常贊同這一點,如果今天法務部不能據理力爭,而只是有一些代表說好,給你們一些人力、物力而其他的都聽我們的。那麼基層檢察官一定會對法務部發出嚴正的指責,因為我們認為我們所爭的,絕對是義理之爭,而人力、物力的支援是迫於現況不得不採,採哪一種制度我們確實都有我們的困境。現在我要再回應有代表告訴我說「法務部一直強調不反對改革,你們有一個時程」,但能不能劃出一個圖來呢?我想大家都承認,現在的差距只是在於,在什麼樣的條件之下,法務部認為可以採較大規模的改革?我試著把它劃出一個藍圖,如果大家都能贊同,我想所謂的共識就有機會形成。法務部所要求的,他是要在各位所想要的一切制度,我們希望能夠分階段立法,而不是要像有些代表所說的要畢其功於一役,兩者之間的差異在哪裡?因為分階段的立法,我們可以一面實踐、一面實驗,昨天代表說:實踐是成功的第一步,我們不否認確實要實踐才能有成功的機會,但是,不要否認實踐也有可能是失敗的,如果一敗塗地,這個代價是社會大眾要一起來負擔的。因此我們主張,有些事情我們可以先做、先立法,但是是一面實踐、一面實驗,這樣可以讓我們付出的失敗的機率可以降到最低,因此第一階段我們可以做的,是擴大檢察官的起訴裁量權,把簡易判決的範圍重新規劃,檢警關係做適度的調整。這樣可以使案件進入法院的數量可以越降越低,法院的負荷可以更減低。第二階段可以適度修正公設辯護制度及法律扶助制度,使無資力的被告增加防禦能力。第三階段可以去做刑事訴訟程序中舉證程序及證據法則的訂定。以上三階段不一定要循序漸進,也許可以有重覆的時間。最重要的不管實施到哪一階段,檢方的人力、物力都需要逐步的補充,補充到相當程度,讓我們可以做到精緻的偵查之後,讓檢察官起訴付公判的案件,只佔受理案件的百分之二十時,始可開始採金字塔型的訴訟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