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大家都知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如果說檢察官員額不足,我們自當予以補足,因為這是需要的問題,不是比較的問題。個人覺得所謂院檢平衡並不妥適,應視是否有需要,而不是比較的問題。

其次,我想錢的問題容易解決,但是人數的問題,卻很嚴重,不能說人數不足就濫竽充數,所以人才的培育,我想才是最重要的問題,應該共同關心。

至於重新定位檢、警關係,個人贊成以檢察官為偵查主導之主體,不過不能不顧及實際問題,也就是會不會因檢察官事情太多,導致大權旁落?實務上為什麼有時候通知警方去取締,會人去樓空?而檢調單位通知憲兵大隊卻能大有斬獲?所以這個模式的建立,固然理想,卻不能不去顧及可能發生的問題、弊端。

又法務部提議修正第二百一十八條,該管檢察官應赴相驗,卻附了一個但書,「但檢察官認為顯無犯罪嫌疑時,可以由檢察事務官會同法醫相驗」,既然檢察官尚無勘驗,他如何認定顯無犯罪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