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張「除現行犯之逮捕或有緊急情形外」,對被告的拘提、逮捕、搜索、扣押,均應有法官的許可令狀,始得為之。理由如下: 

㈠這些強制處分措施,是在警察或檢察官指定某個人當「犯罪嫌疑人」時,在這個人被判決有罪或判決無罪確定前,事先對這個人基本權的侵害,因此要在必要時始得為之。而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是否發動強制處分權,應由中立的法官來裁定,這是近代立憲主義國家一致的作法。

㈡目前,我們檢察官的職權有三個:1. 是高階警官,擁有偵查權。2. 又是國家聘用的職業原告,擁有公訴權。3. 另外,他也是法官,擁有強制處分權。「球員兼裁判」,跟「裁判兼球員」有相同的弊病。

㈢人畢竟是人,是有情緒的。要一個人在三秒前是原告,三秒後是法官,這只有上帝才做得到。沒錯,人在脆弱的時候,會變得比較溫柔,比較需要上帝協助。但是,兩千年來,一些基督徒預言「上帝要降臨地球」,卻好像沒有很多人看到過。即便是民國八十六年底、八十七年初,陳恆明那個「上帝拯救世界飛碟會」預言說「上帝要在一九九八年三月三十一日變成人,降臨美國德州嘉倫市」,也沒有成真。然而,雖然上帝不來臺灣當檢察官,不來臺灣當法官。但是,我仍然相信,連上帝都知道,我們的原告當不好裁判,裁判當不好原告,心裡好痛苦,好無助。希望上帝憐憫我們,讓裁判的歸裁判,讓原告的歸原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