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注重院檢平衡之問題,我是檢察官出身。檢察官是不是司法官?請各位讓檢察官至少保有準司法官的地位,台灣是黑金氾濫的社會,檢察官一但成為行政官就一去不復回,行政官是不敢辦政治人物、貪官污吏的,若檢察官變成行政官時,檢察總長、檢察官一定不敢抗拒行政的力量。至於人事透明化即檢察官之陽光法案,是屬於如何讓檢察官獨立之方面。至於人事的資源,現今檢察官的人力確實太少,如果要論告、檢察官人數起碼要增加一倍。司法院的院長座車三百萬元、立委座車四十萬元,司法院的資源很多,但不太會花錢,都用在買車、蓋房子宿舍。應把案件減少,把案件品質弄高才對。反而檢察官是沒什麼錢,我一直跟葉部長說動用第二預備金增設檢察事務官,也就是說讓院檢平衡,讓檢察官擁有強大的打擊犯罪之力量,若可能就學日本組織一個排除政治力量之特搜部隊,縱使是政治人物也照辦不誤,這是目標、理想。請各位支持檢察官是準司法官,讓他有強大的打擊犯罪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