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錢很俗氣,但也很實際,談權力很俗氣,但也很有意義。檢察官沒有羈押權,且預算也少得可憐,難怪對當事人進行主義不太滿意,很簡單,沒有權力,沒有預算,還要蒞庭舉證,坦白說不是制度不好,是感受不好,大家願意蒞庭的請舉手?我也不願意,有被欺負的感覺。所以表決時,可以就當事人進行主義之配套措施訂一日出條款,三、五年後司法院院長、法務部部長都換人了,沒有本位主義之問題,且那時預算、檢察官之員額也增加了,配套也出來了,大家疑慮之問題重點也在這裡,這是真話。現在檢察官就像乞丐,法官像千金小姐,大家都願意當法官,不願當檢察官。所以我非常支持司法預算獨立,所以八十六年就通過包括檢察官的預算,但今年修憲不成,只好向行政院院長要求爭取,希望三、五年後可以增加預算,不要像現在這樣差別待遇,否則檢方失血會愈來愈嚴重。其次有關檢警留置之時間,有人建議延長為四十八小時,以前有辦一場辯論會,主張四十八小時與二十四小時之人勢均力敵,贊成二十四小時是主張可以保障人權,贊成四十八小時是主張可以比較維護治安,我主張新中間路線,警察是二十四小時,檢察官十二小時,分別計算,要追查集團性、共犯性犯罪比較有充裕時間,對人權也有保障,但有人說時間愈長刑求逼供愈嚴重。但刑求逼供與時間之長短是無關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