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八十四年十二月間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三九二號解釋後,檢察官已無羈押被告之決定權,但偵查中之拘提、逮捕、搜索及扣押等強制處分,同樣對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人權,亦有重大影響,倘期待一個以偵查犯罪追訴被告為職責之檢察官,同時亦要負起保障被告權益之責任,就人性而言,誠屬不能。且基於兩造當事人攻防之理論,倘追訴犯罪之檢察官擁有對被追訴之被告有強制處分之決定權,尤與當事人主義強調兩造武器對等之精神不符,故為防止濫權,偵查中強制處分之決定應透過法院之司法審查為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