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次都有發言,我的認知不一定很正確,但憑我三十三年審判的經驗,我應盡我一人棉薄之力,因為這關係將來制度的問題。我要強調,金字塔型訴訟制度是要把事實審的重心放在第一審,因為第一審距離案件發生比較近,對於人證、物証的鮮明度較為可靠。一審若能確定事實,有助於事實的發現,第二審若重複認定,以台灣目前的狀況,往往會有勾串證人、偽造、變造證據的情事發生,容易使真相模糊,使最高法院無法確定,只好將案件發回,愈審愈模糊,曾經有更審十八次的情形,連上帝來審也無法判斷。因此,應在人為干預之前把事實確定,這樣當然要有配套,以目前的狀況,一審一定要充足人員及其品質,甚至把資深人員放在第一審,莊代表說沒有法官願意去一審,像我就願意去第一審辦案,這是對制度及歷史負責。現在法官是辦案辦到死卻被罵到死,在座都是法律專家,知道犯罪之認定拖越久越模糊,結果本來應該要判死刑的就折衷判無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