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我同學小林輝煌剛才所說的採書狀主義,檢察官是球員兼裁判,個人十分懷疑,他搬出上帝來,其實上帝也解決不了他的疑問。羈押權回歸法院後真的保障人權了嗎?由法官核發偵查中強制處分之令狀未必較為客觀公正,檢察官是偵查主體,在偵查階段並無球員兼裁判的問題。我在台北地檢署任檢察官時,實務運作上聲請羈押,法官不是不准,而是該放的時候不放。像台北三峽土地弊案,富商林百欣原本要以壹佰萬元交保,辯護人及被告也知道要一百萬元交保,但是法官仔細審酌後卻以壹仟萬元交保,讓辯護人及其家屬人仰馬翻,深夜不知如何籌措剩下的九百萬元,這樣是很明顯的介入偵查權太多,法官是以審理有罪無罪的態度來審查應否行使強制處分權。如果讓法官來行使偵查階段的強制處分權,對偵查效應是有影響的,檢察官行使強制處分權在偵查階段也是有必要的,這也是檢察官的武器之一,我們要給檢察官武器,要反黑金,要維護治安,若將檢察官的強制處分權拿掉,檢察官就變成無縛雞之力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