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表達的意見是關於第四案提昇檢、警、調之科學辦案能力。關於行政院之下設法醫中心:於行政院之下設鑑識中心,必要與否?實在還是有探究的餘地。因為在實務上,鑑定都是由調查局或是刑事警察局來擔任,並沒有窒礙難行之處,在國家財政困難下,增設這樣的機構,我不贊成也不反對,是否要做一個統計來決定他的必要性?因為如何提昇檢、警、調科學辦案能力,是當然的事情,這是技術性的問題,一定有必要逼我們今天這樣的會議來做這樣的考量嗎?

另外一點,是關於剛才林輝煌委員談到的,雖然不是今日的議題,但有關於檢察官與司法官的屬性,我們必須要來認定,不能說我們要採行歐美的當事人進行主義,檢察官變成是行政官,各國有各國不同的國情,如果檢察官是行政官的話,他能不能辦大案?有人在說司法機關對於立法委員為什麼不敢辦?對法律人來講,是一大諷剌。因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是不敢辦一定有它不敢辦的理由,是某種保障的缺乏,所以有人認檢察官應該具有司法官的屬性。

不過話再說回來,司法官根據憲法八十一條規定,是終身職,有人反對終身職,為什麼會反對終身職?因為法官與檢察官我們不敢領教,因為這個護身符,沒有人可以對他職務上予以調整。只因為它職務上有保障,所以我認為評鑑制度是相當重要,而且法官是不是須要終身職?終身到如此強烈的保障,甚至沒有人可以動他,這點我們持懷疑的態度。另外我們法律人是相當理性的,有時我們會有我們的使命感,有時立場不同會有相當的執著,這點我們可以各說各話,但是不必要做情緒性的辯論,因為辯論也是無補的,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