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代表大家好!諸位都是專家,我不是很内行,從昨天到今天,我的感受是一個很奇怪的觀察,因為大家大部分都是參與實務,不論是院方或檢方的,大家的態度應該是一致的,而且大家都肯定改革是必須的,提到改革的痛苦是大家都可以了解的,只是我很詫異,大家都在同一個法庭或場合執行不同的職責,現在在很多議題中都否定對方的建議,事實上解決問題的方法,是否有這麼大的差異到雙方的意見全部都被否定、然後認為自己的意見才可行?溝通上為什麼會差異這麼多?而且大家都是各行的專家,開改革會議的内容是否須要有改變?因為大家一開始就切入主義、切入法系、切入機關,從頭到尾,就是這三個事情把我們整個討論僵在那裡,不是跟主義、就是跟法系、機關有關。我想司改會要重新再來,或許應用更理性的方式來處理,以下幾點是本人的意見:

一、希望改革會議後,每年有一評估報告,將有關進度、内容,公諸於社會。

二、有些不須修法之改革,希望各司法、法務機關能立即改善。

三、其他有關法治教育、監所改革之事項,當予加強。

四、希望參與改革之代表,能跳脫主義、法系、機關之思考,而真能痛下決心,共為司法改革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