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司法改革終究應該是傾聽人民的聲音,我們律師每天在法庭内看到民眾無法區分地檢署與刑事庭,其原因就是偵查庭與公判庭(審判庭)幾乎沒有不同,難道這還不夠說明一切嗎?

二、在座的檢察官都是好的檢察官,但是當我們作律師的收到只寫了三行、五行的起訴書,我們的當事人會怎麼想?國家花了錢在檢察官身上,檢察官做得卻只有這麼多?民眾又要如何去支持法務部?所以法務部一定要有回應。

三、我在這邊做個回應。有代表說,日本定罪率很高,幾乎是靠自白,可是我們可能和日本一樣嗎?據我不成熟的了解,日本應該不只有自白,在某種程度上有很好的「科學辦案」,當事實攤在面前,被告自然不得不「自白」。而因為我們的警察只會要被告自白,所以我們的自白容易為人所話病,希望科學辦案的觀念可以引導警察辦案。今天不論警察也好,檢察官也好,所做的犯罪偵查如果只靠自白,當然百姓都不相信,實際上有許多百姓連警察、檢察官都分不清楚。民間主要是希望有個強而有力的指導辦案的鑑識中心,這才是民間提案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