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林所長有提到這二天會議,好像很多與會代表對於法務部有很多的誤解,有人提到是制度問題或人的問題,其實都錯,本人在政大教書達十七年之久,常對學生說在一個民主社會,每個人不是要自律就是要他律,學生不讀書就當他律。同樣的,一個制度的設計,究竟是要他律或自律,如果制度本身有自律功能,就不需要別人來改革,今天我必須很沈痛的說,在台灣,已施行五十幾年的職權進行主義已經發生了問題,究竟它本身有無自律功能,能否自己改善弊病?比如說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必須要蒞庭,如果檢察官不蒞庭,若制度上未設計懲罰這些檢察官,就是制度的錯而不是人的錯。記得我在美國唸書加州高等法院有一個法官在言詞辯論審理時睡著了,除被付懲戒外還被強迫退休,今天各位可曾看過那一位法官因睡覺被強迫退休或檢察官因不蒞庭被懲戒的?所以今天我必須很沈痛的說,我在前年參加巴黎的一個反貪污會議時,提出反貪污政策考驗了每一個國家民主法治的程度及國家改革自己的意志。今天人民不會分辨你是檢方或院方,人民認為無論審檢都是廣義的「政府」,考驗我們會不會自我改革?此次司法改革,在眾目睽睽之下,皆以本組刑事訴訟制度的改革受到重視,如本組議而不決,將嚴重損及政府民主法治改革的信用與誠意,以前施院長任内亦多次努力召開全國司改會,皆因司法院主導,而被質疑改革誠意,而遭民間及律師抵制。如今司法院放棄主導,亦在作為被改革的對象下召開全國司改會,期望法務部亦能相忍為國,努力達成共識。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