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場次我要做總結,基本上,法務部希望的改革,是金字塔型訴訟結構的追求,這與在座各位大多數的主張相同,法務部不但不反對改革,反而是主張對現狀大幅變革。目前實務上最嚴重的問題就是案件太多,不論是審判或偵查都有這個問題,所以我們認為改革的第一個階段,應該適度修法,好讓這些案子出去,儘早脫離司法程序。那要修什麼法呢?首先是在檢察官起訴裁量權方面,要讓檢察官更有彈性,更能精緻篩檢案件。其次是重新規劃簡易程序,可參考日本或其他模式,可以有一個較簡單的模式,不需要大小案件都須檢察官全程蒞庭,讓訴訟資源可以做比較合理的分配。第三點要從立法的角度,去作檢警關係的調整,我們覺得這是偵查階段一個蠻重要的轉換,我們一定要在偵查部分作一個檢警適當的分工,使警察在短期間内可以有一定程度的進步和成長,我們也希望透過檢察官的指導,警察偵查的品質可以有所提升。而在品質有提升時,我們甚至願意在未來有更多的授權給警察,甚至讓他有一定的裁量權。我聽說有律師前輩對可否讓警察獨立操作偵查權或有更多的權力有疑慮,當然,我們相信國民也有很多的疑慮,不過我們也願意先從信賴開始著手,俾有一個更好的互動。為達成一個精緻的偵查,有效率的審判,應讓院檢刑事案件能夠在第一個階段即有所紆解。而在第二個階段,我們希望加強被告的辯護權和提升防禦權,所以在這個階段,我們可以同步把公設辯護人的制度建立和修正使之合理化,無資力被告的國選辯護制度也可以緊接著做,我們希望在這個階段強化辯護制度和提升被告在審判中的防禦權,以及強化檢察官在法庭的舉證責任。在第三個階段,我們就要進入新的刑事程序的舉證責任分配和證據法則等等,當然,這些在法制化以後都可以推動,而檢察官的人力及資源也必須逐年增加,以配合新制度的運作。這就是分階段立法、分階段實施改革的具體步驟。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