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律師比較重視法庭上之活動,法官跟當事人吵很累,他希望檢察官舉證,檢察官說我太忙了,所以每個人的角色都不同,但都是人民積怨之一,包括最高法院有五、六千件之積案,要解決問題確實有必要實施金字塔型的訴訟制度,然而金字塔型又產生緩起訴、認罪協商制度等,硬是將案件擠壓掉,擠壓到剩下百分之十可以好好的論告,那百分之十是幸運的,其他的就被犧牲了,這個冒險與代價是司改的成員要承擔的,這要好好思考一下。民進黨認為司法與人民脫離太遠,一個是反黑金,一個是反干預。有關黑金政治,有些高階警官跟我說六年後將由黑道統治臺灣,這是有可能的,因黑道經漂白進入各種階層之任何地方而統治臺灣,而那時是沒有力量打擊他,因是黑是白分不出來。目前政治人物犯案,其中二十四人尚在審判中,有人歷經七、八年,審結遙遙無期,賄選案有的也已經五、六年了,這是司法院的錯。一個案件擺了半年沒有進行,這是大家及司法院之責任。至於反干預,政治干預檢察系統也存在,政治人物干預法官也是存在的。反黑金、反干預不能解決,要老百姓相信司法是緣木求魚。不能讓黑道金錢統治臺灣,司法、警察與執法單位,一定要壓制黑金才可以,如此臺灣才能眞正民主法治改革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