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為這二天來的最後發言,現在先談論二個主題。一個是,強制處分權是否要受到司法審查問題?此牽涉到學理上之問題,應從學理角度切入。偵查概念有一種糾問式偵查概念,另一種是彈劾式之偵查概念。糾問式強制處分權的發動是受到法院許可;彈劾式偵查之強制處分權的發動,係界定在證據保全問題上,類似於受法院命令以執行強制處分權。其實彈劾式偵查概念是將公判程序之三面關係,即當事人進行方式落實在偵查階段,對人權比較能充分保障。糾問式偵查至少亦有一道司法審查程序以監督強制處分權有無濫用。我們現在所認知之偵查概念似乎不屬於此兩種概念中之任何一種,因為我們的強制處分權掌控在未來可能在公判庭中與他對立的人手中,此對被告不公平。相對地亦會造成蒞庭困難,因為目前檢察官皆將重心放在偵查階段,不在公判程序,此為強制處分權須回歸法院的學理上理由。

第二,所謂檢察關係: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八條規定,檢察官因告訴、告發等知有犯罪嫌疑應開始偵查,人民不是向警察告訴、告發。若被害人向警察報案,似乎不合法律規定。因此對照現實狀況,發現有矛盾現象,偵查之發動在於警察而非檢察官。據聞警政署已提出革新方案,未來偵查人員是大學畢業,而且警察對於當地事況最了解,對犯罪之發覺最快速,亦能最快到現場,在這些情況下,需要重新思考,警察之定位。法律上設計退案審查權,此屬於法律審核問題,警察既然不是犯罪偵查主體,且檢察官自始為偵查主體,何來退案審查權?現在復有人主張立案審查權,即人民向警察、檢察官報案時,如果不合乎告訴規定便被退回,此會剝奪人民告訴之權利。另有所謂的將兵關係,即檢察官是將,警察是兵,但若打敗仗是兵的責任,即由警察負責。以前陳進興案沒辦好,當時的内政部葉部長說「我為什麼要下台?」可謂在於強調警察既然非為偵查主體,偵查未落實時之責任,為何要由警察機關負責。葉部長現在為法務部長,萬一再發生這類問題,治安敗壞時,葉部長不知會怎麼說,「我應該下台嗎?」我不知道,大家應深思這個問題。

最後,我必須強調,偵查應由現實面觀察,給警察一個充分偵查權,即實施偵查雙主體之制度,或由警察負全責之偵查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