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參加協商,藉此機會謝謝許多先進對法務部的諸多指教,無論如何,各位的觀點,我們有深切的體認,人民要求更清廉有效率及便民並尊重人的司法,所以,法務部沒有在當事人進行主義或職權進行主義上等名稱爭執,大部分民眾也不在意,他們在意的是它的内涵是什麼,今天早上,有先進認為,法務部態度保守,嚴守職權進行主義,這個我不能認同,我們是要建立清廉、效率、便民、尊重人性的司法,對於檢察官必須明確的要求盡到舉證責任,並且在法庭上實行公訴要落實,我們已有訓練以及法規的規劃已經在進行,但是人民感覺不到法院是實現公平正義的地方,在一定的條件之下,法官也有發現眞實的義務,檢察官也是要做並非不做,目前這個機制因為部分檢察官的疏忽,尤其是對被告有利的情形,這個時候課予法官有發現眞實的義務有何不好呢?如此思考,若我們加強了檢察官的舉證責任及法庭活動,目前人力與設備確實有困難,但我們並不是趁機要求要些什麼,院、檢資源不一致,立法院、監察院都有很多詳細的資料,檢察官以目前的人力來說,已經是非常盡職了,若採新制度,也要有其他的配套及硬體的設施,制度上也要有適切合乎寬嚴並濟的刑事政策,比如,許多案件不進入偵查,進入偵查後不進入審判,或在審判時就轉向,在執行階段,也可以作社區處遇的方式,在有限的司法資源之下才處理必要的案件,所以整個法務部的構想是如此。另外在審判上,我們也同意第一審是事實審,第二審是事後審,第三審是嚴格的法律審,必須是第一審是堅實的事實審,由資深有經驗、幹練的司法官在第一審,在合理工作的條件下,必須盡其本分,落實公平的評鑑制度,淘汰不適任的司法官。因為時間的關係,有關檢警偵查中拘提、扣押、搜索的強制處分權,我們認為除了羈押之外,維持現行刑事訴訟法偵查中之規定,仍是由檢察官來決定。理由有下列幾點:

一、檢察官也具有客觀中立的司法性格,行使偵查中強制處分權,並無侵犯人權之虞,檢察官有其客觀之義務,這也是廣義司法權的行使,其決定也是以書面為之,所需踐行的法定程序也與法官一致。對人民合法權利的保障,與法官所簽發之令狀並無不同。

二、犯罪偵查階段沒有當事人對等的問題,偵查是為公訴之準備並不是訴訟程序,並無所謂當事人之概念,也無所謂武器對等可言。

三、要防止不當或違法的強制處分,應重在嚴謹證據法則。

四、偵查中之強制處分權如果由法官行使,將使偵查效率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