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次長告訴我剛才我不在,大家的發言很感性,我現在希望比各位更感性,經過兩天討論,大家都能理解。大家在此討論的是基本價値選擇的問題,我昨天也提過個人堅信西方自由主義的精神,就是正視人性的基本尊嚴,正視人性墮落的可能性,這二個是一個基本哲學,必須根深蒂固的牢記在心中,當我們在設計任何一個制度時,我也堅信在此開會的意義,就在於專業人士公共論壇的建立,是整個民主政治的基石,身為專業人士,我們有責任向人民提出我們的價値選擇是什麼?這是我們責無旁貸的責任,當司法為人民存在,人民不清楚這樣專業的價値選擇是對或不對時,我們有責任將我們所決定選擇的向人民負責,歷史會記載你是對的或是錯的,必須本諸自己的良知來告知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這是我十多年來參與司法改革一直秉持的信念,希望在座每位都能秉持專業良知向全體人民負責,不能說這是人民的司法,所以人民就告訴我要選擇什麼,而是我選擇這個是對的來對人民負責,我訴諸於你,請你來判斷可否。關於卷證不併送即當事人進行原則的問題,必須二案併陳之後,透過法條文字的具體擬定,呈交到立法院,由代表人民主權的立法院,來決定什麼樣的選擇是對的?什麼樣的選擇是可以創造二十一世紀的台灣司法?立法院應代表人民,就刑事訴訟法部分,從事這樣的選擇,這也是責無旁貸,我們有必要去跟他們做一個說明、溝通,這個攻防會在全國司改會後轉移到立法院去,可能在一年或二年後法條全部成熟時。我也認為場外有很多學者有不同聲音,即我們是否要採卷證不併送的制度,二案併呈也讓他們有機會訴求不同的主張,他們未能及時提出主張、選擇,應該也給他們選擇的機會,今日所提出的,剛好最高法院學術研究會由去年三月到現在有完整地體系說明,也許時間上沒有給太多的人,大家都要有ready的準備,你準備好了嗎?學界、律師界、檢察官、法官都要準備好,司法改革應該要大幅度,絕對不要在原地踏步。

以下要陳述一些我們所採取的立場,免得以後表決圈錯甲案、乙案,我們協調結論如下:

二—一㈠提案3採甲案。

二—一㈠提案4採甲案。

二—一㈠5⑵贊成。

二—一㈠5⑷贊成。

以下是有共識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