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之人事改革

法官斷人是非,決人生死,身分極爲重要且特殊。因此,法官應本於良知,依據憲法及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内在或外在之干涉。但我國長期以來司法常淪爲統治者用以統制社會,甚或用以維護政黨或其他特殊利益之工具。法官則被定位爲具上命下從權力關係之一般公務員,故據此所訂定之法官人事制度便多所缺失。例如,法官之官等職等區分,有上官下屬,使得法官形同科員;考績制度,干預司法獨立性;法官之養成與遴任管道太過狹隘;初任法官者過於年輕,閱歷不足,難能博取民衆信賴;專業性不足;未有不適任法官淘汰機制……。因此,

1. 應考慮取消先行考管與官職等規定,訂定法官法,以建立獨立行使職權之制度。

2. 強化法官自治。透過法官法立法明訂,法官會議爲法院行政之最高權力機構;取消現有以「長官」考績考核之方式,而改由法官會議執行法官之職務監督。法官會議有關職務監督之決議,應送交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法官對之亦得向人審會聲明異議。

3. 在現制下,應落實候補制度,以彌補年輕法官資歷不足之缺失。

※我國法官係通過司法官考試後,經一年半受訓期間便成爲「候補法官」,理論上候補五年期間,旣然是候補就不應辦案,但實務上,目前僅前一年或前半年不得一人辦案,之後便可擔任審判工作。

※德國、日本也是以考試來錄取法官,但是因他們必須確實做到五年候補制,所以法官在獨自辦案以前能夠有一定經驗的累積。

※美國的法官則必須從有經驗的律師、檢察官中產生,至少有十年以上的資歷才有資格成爲法官。

4. 法官遴任方式應做調整。長期而言,應逐步廢除法官考試,改設司法人員考試,通過考試者,得依自由意願擔任檢察官或律師。檢察官、律師、學者任職一定年限以上,始得被遴選爲法官。

5. 加強法官專業、成立專業法院專庭。加強法官專業之養成、在職訓練,例如司法官考試列入專業法令科目,法院制度設計能累積專業經驗。成立專業法院或專庭,如勞工、家事、少年之專業法院,智慧財產權等等之專庭。

※應加強法官、檢察官甚至警察、調查人員之人權觀念(人權教育)。過去專門培訓法官、檢察官的司法官訓練所所提供的教育内容,教導的是服從、紀律等旳觀念,並没有所謂的「人權觀念」。目前司法訓練課程雖有所改進,但對人權觀念的建立仍然缺乏,故應於司法官訓練課程中加強人權教育。

6. 成立法官評鑑委員會,委員應包括一定比例之法官,檢察官、律師、學者、社會公正人士。並應公佈評鑑結果,淘汰不適任之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