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案一、法官的資格與任用

關於此,我們主張法官、檢察官與律師的考選與養成,應合一舉辦,同時落實候補法官的歷練與嚴格評鑑,並逐步擴大由優秀檢察官、律師及學者中遴任為法官的做法(甲案)。主要理由有三: 

一、因為法官、檢察官與律師三者,是法庭活動的三大支柱,各自擔負不同的任務與功能,彼此息息相關,可以說是一個國家司法權能否充分適當行使的三個最重要關鍵,因此,如何透過考選與養成的過程,使這三者均能充分了解司法權行使的全盤問題,對於建立完善健全的司法體制,有莫大的重要性。

二、採合一考選制度,可避免因重複考試,所造成的資源浪費,人才排擠的缺失(有的同時錄取司法官與律師,但只能選擇從事一種業務,但卻因此阻斷其他人的錄取),先進國家中採取合一考選、養成的,為數不少,可供我國借鏡。

三、由我國及其他國家採取考試任用的經驗,常有司法官因過於年輕而欠缺社會經驗,以及價値觀念同質性過高的問題,此種現象於工作性質更接近社會本身,且強調協調合作的律師或檢察一體的檢察官,透過資深者的帶領,問題較容易克服,但於強調審判獨立的法官,相對較為困難,因此,有擴大遴任資深律師、檢察官及學者充任為法官之必要。

提案二、司法官訓練所改隸司法院

一、我們主張司法官訓練所改隸司法院(甲案)。

二、如前述,因為法官、檢察官與律師三者,是法庭活動的三大支柱,各自擔負不同的任務與功能,彼此息息相關,可以說是一個國家司法權能否充分適當行使的三個最重要關鍵,因此,如何透過考選與養成的過程,使這三者均能充分了解司法權行使的全盤問題,對於建立完善健全的司法體制,有莫大的重要性。司法院為國家最高司法機關,對於司法權的全盤運作最能完全掌握,且在司法概算獨立下,要充分編列相關培訓與養成的經費,較易實現。

提案三、探討法官之公務員屬性及其俸給制度

我們主張法官為特別職的公務員,並且於法官法中明定法官的專業加給應為一般公務員專業加給的三至五倍。(均為甲案),其理由如下: 

一、法官依據憲法及法律行使國家的司法權,其任免、監督,均由國家立法予以規範,其俸給亦是國家編列預算支應,自屬廣義的公務員。但法官主要職務為審判,審判注重公平中立、獨立超然與消極被動,與一般公務員應主動積極,注意協調合作與服從長官命令者,大有不同。因此,法官除具備公務員一般性地位外,尚有其職務上特殊性,可謂為特別職務之公務員。在外國立法例上,西德法官法第四十六條規定:「任職於聯邦之法官,其任官關係除本法別有規定外,並適用聯邦公務員法。」可供參考。

二、法官獨立行使職權,責任重大,於國家公務員中居於特殊之地位,因此各民主法治國家莫不崇隆其地位,優厚其待遇,使能安於其位,並保障其審判獨立。

三、又法官薪俸之給與,其他國家如德國、日本等,為表示對法官審判獨立職務之尊重,特別訂定不同於一般公務員之獨立薪俸計算標準,目前我國六職等乃至最高之十四職等法官之專業加給額分別為同級一般公務員之三•六一倍及二•三七倍。依本院意見,規定法官之專業加給為一般同級公務員專業加給額之三至五倍,僅係將現行保持一定比例計算方式之社會事實予以法制化,不必每年由行政機關決定法官薪俸而已。

四、本院認為法官仍適用公務人員俸給法之基本架構,不過於專業加給項目,為彰顯法官職務之特殊性,而特設保障的規定,如此非但不必因為保障法官的待遇,另列法官俸級表,亦免於另訂法官與一般公務人員相互轉任換敘辦法等複雜問題,同時能顧慮國家財政負擔、預算支給能力及與其他公務人員俸給之平衡,兼有理想性及務實性,應屬最簡易可行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