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有關法官專業化之要求,本人提出具體方案如下: 

㈠應就不同專門領域案件,設專業法院或專庭

法官之專業為法律,但具體案件牽涉之法律萬端,常非每一法官能全部嫻熟適用,甚而案情内容與其他領域專業習習相關,此時倘承辦法官對該領域之專業不甚了解,常易誤作判斷。但其他領域專業知識、經驗之累積,並非一蹴可幾,而須有時間之浸淫,如此方可提高裁判品質,不致與其他領域之專業認知悖離。為達此目的,自必須鼓勵法官久任同一專業之裁判事務,亦即必須成立專業法院或於法院中設專業法庭,以使法官在長期接觸相同專業領域案件之情況下,得深入研究問題,並調整審判時之心態,讓裁判結果更令當事人信服。

㈡法官之進修

當然,純粹自案件中專業知識,無論法官如何努力,所得到的也不過是片段,所以專業的進修亦有其必要,以使法官對投身之專業法院或專業法庭牽涉之領域有廣泛而全面之認識,故不僅應規定法官每年應為一定時數之在職進修,其至應鼓勵法官深造,做較長期之進修。

㈢相對於法官,檢察官也應設專業檢察署或專組,並規定應為進修,給予相同甚至更好的鼓勵。否則在司法院揭橥之「當事人進行主義」,乃以檢察官為刑事訴訟之重心,我們很難想像只強調需「聽訟」的法官加強專業進修或歷練,而負責從事偵查之檢察官卻被忽略亦須之加強。因此,本提案雖放在「法官的人事改革」部分,但為求司法之改革能有成效,應將檢察官部分作一併考量決議。

二、有關法官、檢察官之考選,個人採取贊同合一考選之立場,蓋如採分考分訓,剛好與所謂考選合一之經濟方向背道而馳,且又不能避免現有考試之缺點,更有甚者,或將使任檢察官者不能專心致力於工作,反而需分心準備考試,如採遴選方式,事實上亦將使檢察官的人力單向的流向法官,無法有效為經驗傳承,對建立「加強檢察官舉證責任」不啻為反向操作,贊成仍維持現行作法,配合以通過考訓擔任助理法官,檢察官,再自其中優遴選法官、檢察官,作讓院檢維持交流,且勿設限,如有不適任者,應嚴予評鑑淘汰,讓司法的人才能適才適所,發揮自己獨特才能,共同構建有效率的公平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