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法官與檢察官不同,不宜合併立法。

㈠將來之來源可能不同。

㈡法官法之基調是基於審判獨立原則—憲法所確立的原則。

㈢檢察官是基於檢察一體之原則立法—打擊不法。

二、應以專法規範檢察官(如檢察官法)。

貫徹檢察官一體之原則,檢察一體之原則應制度化及透明化。

三、司法人員人事條例就是一個大缺點:

剛才多位委員建議法官取消官等及考績,又法官可由律師及教授中遴選產生,檢察官是否同意?諸多事項多有不同,倘若當初未將法官、檢察官混為一談,當不致造成今日對法官、檢察官認知之不清。基於兩者性質之不同,其制度之建構及機制應有所差異,故應以分別立法為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