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檢察官既然是扮演代表國家行使追訴犯罪權之角色,就應該是代表國家扮演刑事訴訟之追訴者—即刑事原告的角色,既是原告就是當事人之一造,應與扮演裁判角色之法官有別,理論上,不宜全盤比照法官之地位與保障,應該有所區分,至於如何區分,則有待進一步探討研究。

二、至於議題資料三—二提案一背景說明中,提到為了保持檢察官群體之能獨立於一般行政機關(即所謂「對外獨立」)之獨立性格及不畏強權之勇氣,唯有司法官之身分及檢察官們具有「司法官」之自覺,方克達致一節,如果要的只是「司法官」的身分與自覺,那大家似都沒有意見,但若因他是司法官身分)就視為法官,而一體適用「法官法」,本人認為在「檢察一體」的原則,以及法務部隸屬行政院,檢察預算必須透過行政院,而檢察長之選派又掌握在法務部的體制下,恐怕還是難以達到不畏強權,獨立行使職權之目的,似有不妥。

三、由於議題中提案三有「檢討現行法曹考訓養成之過程……」,而第二次分組會議中,有位先進提到他反對法官由遴選產生的意見,就我所接觸到的民間團體及大部分的法界人士,似乎大都對法官的社會經驗及專業知識的加強感受深刻,期待殷切,本席認為提高法官的素質與地位,法官遴選制度,應該是重要的途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