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建議採二元論,偵查犯罪之職掌時,其為司法官,然在訴訟程序中,蒞庭時居於當事人之地位,必須證明被告有罪,此時不應享有任何特權,如果證據不足,應受敗訴之判決,法官應維持中立的立場。

三合一考試的精神,也是合一訓練,並無分別訓練之必要,反對陳委員錦隆的看法。

法院組織法第六十一條規定:「檢察官對於法院,獨立行使職權」。

二、法官在三合一考試後,等有相當社會經驗,再行甄選,是社會各界的期待。在制度上對於檢察官轉任法官可給予特別考量,但不能將此制度因此排除,希望檢方委員不要為己私利,而不顧全大局。

考試相同,晉用不必相同,考試後經過社會歷練後,採用遴選制度選取法官有其必要。

三、在職教育: 

㈠不動產經紀業管理條例對經紀人也硬性規定每四年要受訓三十小時才能換發新照。

㈡對研究所不利的訓練方式應從新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