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登記發言之委員已先後發言完畢,謹依各委員之發言,就三—二檢察官之人事改革提案1、3作成下述二項決議,是否可行?

一、依司法院大法官第三九二號解,檢察官行使職權,其作用當屬廣義司法之一,檢察機關亦屬廣義之司法機關,檢察官具公益代表人身分,但與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之法官究有不同。(無異議)

二、法曹中除法官外,自包括檢察官及律師,其養成過程及在職教育,在質與量(方式另為斟酌)方面均應積極提升加強,以保障人民權益。(無異議)

另外,是否制定檢察官法,並明確檢察官之身分保障部分,因有正反不同意見,僅部分贊成制定檢察官法,多數委員並不贊成制定專法。至於是否合併立法或分開立法,亦即制定司法官法或法官法而讓檢察官得準用法官法等,亦各自表述。本人曾以學者身分參與法官法之研擬,站在中立之立場,認為法官法雖規定法官之所有人事制度,然檢察官除不相容之部分外,得以準用之,並就檢察官之待遇、身分之保障等應與法官享同等對待等,於會中明確表示。此部分是否以三案提報大會討論: 

㈠準用法官法。

㈡法務部要求制定司法官法。

㈢民間團體及學界要求制定檢察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