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張世興委員之意見,係廢高檢署,由檢察總署設分署,但如此仍換湯不換藥。如不設高檢署,分署由地檢署從頭到尾一條鞭執行公訴事務,新竹地檢署檢察官需至台北高院開庭,故此制需整體檢討,不宜僅廢高檢署。

一、提案四—檢討檢察體系之組織及人員配置,以有效運用檢察人力,並貫徹檢察體系外部獨立。贊成具體方案三中之乙案—在現行組織架構下,建立檢察官專業分工之辦案模式理由:事實上,偵查為公訴之本,檢察官是在偵查過程中依陸續蒐集而得之證據對被告形成犯罪之懷疑,依此提起公訴,始足以在單純的提出證據外,並能蒞庭實行公訴時,說服法院接受證據之證明力,是如分為偵查檢察官、公訴檢察官,在案件之案情單純時,固可能行之而無妨,但在案情複雜時,勢須由完全掌握案件進度之檢察官實行公訴,始能竟其功,而不須先由偵查檢察官先向公訴檢察官報告或說明詳細案情,再由公訴檢察官蒞庭實行公訴,疊床架屋,顯屬多此一舉。況檢察工作變化性極高,實不應以法律強行為組織之規範,反破壞原有之靈活彈性。建議採專組辦案方式,但應配合設立簡易檢察分署,以免專組檢察官仍不免於偵辦非專組且案性較為單純之一般案件,致造成在大量案件之牽制下,檢察官為免未結案數過高,即優先處理一般案件,反未能盡心力於專組案件,空有專組辦案之名,然未收群策群力、累積專業知能之效。

二、提案五—檢察一體原則之制度化及透明化贊成具體方案中法務部所提之「檢察一體制度化透明化實施方案」理由:

㈠法務部所提之方案已包含民間團體所提三、四部分之内容,但較完整。

㈡何以不贊同民間團體所提方案二部分:

如於各地檢署中設立「檢察官會議」,規定由之決定各股配置、分組辦案組長之選任、解任及代理順序、組員之構成、分案之辦法、統一法律之適用及追訴之標準、檢察官懲戒請求權之發動等事項,又規定檢察長不同意時,於提交「檢察官會議」覆議後,仍享有逕行變更該決議内容之權限,但應以書面載明理由,附於檢察官會議之紀錄内,俾供日後查究,則已非檢察一體,而成為檢察雙頭馬車。或者檢察長與「檢察官會議」意見不一致,造成劇烈爭執;或者檢察官内部有因情面之考慮,無法適才適所,降低檢察效能;或者檢察長為討好檢察官,根本不吭聲,因為反正是「檢察官會議」的決議,檢察長也不用負責;

三、提案六—是否廢高等法院檢察署之層級反對廢除理由:

1. 刑事訴訟制度改革方案未明前,根本無從言及高等法院檢察署層級之存廢,本提案應仍屬高等法院檢察署功能不彰問題之處理,建議修法使高等法院檢察署於受理再議案件或上訴案件時,均有義務自行偵查,只能駁回再議之聲請、自為不起訴處分或命令起訴,而不再發回,如此可補充一審檢察官偵查之不足,亦可有效縮短民眾爭議時程。

2. 廢除高檢署層級事實上並無好處,因檢察署須與法院審級對等,否則分工不清,倘設一個檢察總署再置分署,實屬換湯不換藥,自欺欺人;如以地檢署行高檢署事務,同樣有轄區問題,例:新竹地檢署起訴的案件到高院時,蒞庭有實際困難。

四、提案七—增設地方法院檢察署簡易分署設立簡易分署之必要:

㈠目前在實務上,大部分之現行犯移送至檢察署,均毋須聲請羈押,從而經常有現行犯自距離很遠之郷鎭被解送至地檢署,經訊問後或因情節較重須具保,即須再通知該犯人遠在住所地之親友前來具保,或因情節較輕釋回,則該犯人常又須於深夜遠道返家,徒生危險不便。另一方面,檢察署為因應分專組辦案,理應有部分檢察官辦理專組案件,另一部分檢察官辦理較簡易之一般案件,但倘此二類檢察官均在同一地檢署,易生案件數不均、或案件難易懸殊之爭,如定由檢察長指派人選,檢察官或有不平之議;如委由所謂「檢察官會議」議決,又恐失於人情影響,無法適才適所。故宜比照法院設立簡易庭之做法,設立檢察署之簡易分署,使資淺者先於簡易分署歷練,待適當期間屆滿,擇其績優者調昇至本署辦理專股案件,而在本署之檢察官,亦可專心偵查專股案件,不必受制於案件數量而擱置重要案件。

㈡具體方案之補充

設立簡易分署後案件之分工:

⑴新收案件:由本署指定資深主任檢察官決定案件性質宜由簡易分署抑本署偵辦,而非依罪名、金額。

⑵内勤案件:司法警察機關於逮捕現行犯後,先以電話向本署内勤檢察官報告,由本署内勤檢察官依案情初步決定有無聲請羈押之必要,如無,即指示解送簡易分署,如有,即指示解送本署。如簡易分署於接受現行犯並訊問後認有羈押之必要,即制作羈押聲請書連同現行犯再行解送本署。

⑶外勤案件:除可疑為他殺者由本署檢察官督同法醫相驗外,餘由簡易分署檢察官督同檢驗員相驗。

⑷蒞庭:均由本署檢察官蒞庭實行公訴(因簡易分署偵辦之案件均屬案情較簡易之案件,故由非偵查原案之本署檢察官實行公訴並無困難)。或有詬病:院方設置簡易庭成效不彰,浪費公帑,檢方欲仿效不過是想爭錢、爭人、爭地,但如此就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事實上,不論有無設簡易分署,錢跟人是本來就要給的,這是大家一致的共識,不是嗎?至於地,則可協調院方將簡易法庭閒置,以台北地檢為例,辦公廳舍不足是長久以來存在的問題,最近還去租了第二辦公室,所以,將來有了人,有了錢,還沒有地方可辦公,一定是要增建廳舍的,就算院方不肯撥用,我們把簡易分署設在新店或其他方,也一定比在市中心租、蓋新的廳舍要經濟。所以,事實上,我們是由制度層面來考量,而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此設計可以跟院方的簡易法庭配套,將來甚至可以研議現行犯坦承不諱而證據明確的部分,移送當天就在簡易庭起訴、判決,如被告表明不上訴,只判處繳罰金的說不定可當天執行,或由檢察官直接職權處分,不僅節省日後傳喚、開庭、執行之耗費,又替院方長久被指責的問題解套,也真正給民眾方便,可謂政府、法院、檢察署、人民四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