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認為不宜設立檢察分署,因各地法院設置簡易庭後所產生之左列弊病,以及簡易庭設置目的之成果未見呈現之經驗,設置簡易分署實無必要。

一、法院設置簡易庭之原始目的,在於便民,但設置以來,從未見聞老百姓有此反應,且在目前各地交通便捷,國人生活水準提昇,幾乎每一家庭沒有汽車也有機車的情形下,實無必要。

二、老百姓難以區分簡易庭與其本院所轄案件,往往因投訴錯誤而徒增往返及花費。

三、由於老百姓對於法院之所在早有認識,每於接到「法院」傳票或通知後,未加詳閱,屆時就直奔「法院」,但準時到達「法院」之後,卻發現是設在另一地方之法院簡易庭,常有延誤訴訟,及讓當事人疲於奔命,浪擲時間、金錢之情況發生。

四、造成律師執業成本之增加,引致律師界疲於奔命,苦不堪言。

五、人力浪費,制度中是以原署人員移撥,但麻雀雖小要五臟倶全,這理想是不符實際的。

六、從目前各地地方法院簡易庭閒置不用之情形,亦可為前車之鑑。

是本人認為沒有必要設置,如要設置,地點的選擇很重要,應在偏避之地方設置。

盧仁發

本人就提案四檢討檢察體系之組織及人員配置,以有效運用檢察人力並貫徹檢察體系外部獨立,具體方案(一)部分,提出個人的意見:

不論改革或檢討,就司法機關而言,其目的無非在於如何發揮司法之公信力,就檢察機關而言,如何發揮機察之功能,檢察機關應如何有效打擊犯罪?本人認為主要在於檢察機關内部能否堅持檢察權係司法權,應獨立於行政權之外的立場,不在於檢察機關隸屬層級是否提高,最高檢察署雖隸屬於法務部,但依法務部組織法第一條之規定,法務部主管全國檢察行政事務,法務部檢察司所掌理者,亦係有關檢察行政,而不介入具體案件之偵查事項,是以部長只能擬定政策,但對個案之執行是由檢察機關執行,對個案之監督、指揮係由最高檢察署統籌之範圍,因此最高檢察署能否堅持立場、貫徹立場,執行職務,即非常重要,目前運作既無困難,即無須提高最高檢察署之層級至直屬於行政院或改隸監察院。

另外,檢察總長之任命,不宜經國會同意:

檢察官之職權,主要為實施偵、查提起公訴、實行訴及指揮刑事裁判之執行,皆為準司法官之範疇。檢察總長如不能保持相當之獨立性及身分保障,而需經國會同意始得任命,將使檢察總長遠司法而親政治,透過檢察一體的指揮系統,將使政治力容易入侵檢察體系,則檢察總長一定會到多數政黨之影響,如此就無法獨立行使職務,故檢察總長不宜由國會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