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就法官可否由學者專家遴選?沒有機會發言,在此補充。發言幾乎一面倒,法界人士都反對,在此表示抗議。民間團體的提案,是逐步廢除法官考試,但仍維持檢察官、律師的考試,昨天王如玄律師發言時,主張九十六年以前廢除法官考試,個人覺得太保守,應該明年就停止。大家不要以為有許多學者想當法官,正好相反,你求他們,他們還不要呢!

1. 對於檢察系統的辛勞表示由衷的感佩。資源有限,負擔的工作卻非常繁雜,他擁有可以限制人民自由的強制處分權,包括搜索、扣押、拘捕、監聽……等等。在美、歐、日等法治先進國家,搜索等強制處分決定權是在法官手中,是否値得借鏡?

2. 肯定法務部的努力,以今年七月一日開始,嘗試推動檢察官專組辦案制度,希望能夠推廣。

3. 支持陳瑞仁檢察官的意見,鼓勵一流人才留在一審檢察,二審扁平化。

4. 我國的司法病了,到底病源在那裡?目前眾說紛紜。其中一個原因根據個人的理解,導因於警察。常常是先抓了人再找證據。檢察官負責起訴,是否應該讓警察充份參與,刑案審判過程中,檢察官與警察並肩而坐,因為警察最清楚案情。警察若移送之後就撒手不管,檢察官就很辛苦。

5. 個人對美國的制度較清楚,其檢察官是經過律師考試以後進入政府體系,唸完七年書。警察只唸四年大學,但是他f的薪水是一樣的,同一等級。我曾問過美國的檢察官,他們會不會覺得不公平?他們說不會。為什麼?檢察官在辦公室吹次氣,警察卻要出生入死與邪惡的暴力犯搏鬥,拿一樣的薪水,並沒有錯。希望我國的檢察官能作另類的思考,不要認為自己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