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贊成民間團體對指揮監督透明化(書面指揮制度)以及設定職務移轉權、職務承繼權均應明定。

二、「專心偵察對社會有益案件」?是從什麼角度去觀察,檢察官不能只專心辦受媒體重視案件,對當事人而言,每一個案件都是重要案件,建議越委員心態上調整。

三、反對設立檢察分署並無意義,到時又像簡易法庭的情況,為了充份利用簡易庭又去修改訴訟法擴大簡易案件的適用範圍,國家的資源有限。不希望多建廳舍,浪費人力。另外,分署檢察官須向本署檢察官請示,很奇怪。在分署的百姓是否活該受較差之檢察官偵訊?無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