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檢察制度的改革必須整體觀察互相觀照。以民間團體為例,本身即矛盾,既然主張廢除高等法院檢察署,由承辦案件之偵查檢察官到一審、三審法院實行公訴,蒞庭到底,以落實公訴。卻又主張立法區分「偵查檢察官」與「公訴檢察官」,偵查檢察官不得辦公訴檢察官之事,公訴檢察官不能辦偵查檢察官之事,其本上是互相矛盾。因此制度的改革不能輕率決定。

二、我們要分清楚理念跟現行法制是有區別的。張委員升星認為檢察官只是當事人,嚴厲批評,怎麼可以就某個案件起訴後,又非常上訴?怎麼可就某個案件起訴後,經法院判無罪,又不上訴?這只是他個人理念。在現行制度下,檢察官是司法官,公益代表人,可以撤回起訴,可以為被告利益上訴,判決違背法令可以非常上訴。不宜以個人理念來批評檢察官依現行法律所做的合法行為。

三、在現制下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應設置於法務部,檢察總長負責案件的指揮與監督,法務部負責檢察官之行政監督,人事權為行政監督。

四、是否提高層級有所混淆,民間團體提案有困難及矛盾。主張改隸司法院,目前只好維持現狀,有政治利益之介入及監察權之混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