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區別民間與法院本身之法官評鑑性質不同,前者涉及法官之社會或公共責任,亦關涉人民之言論自由,依國際上民主國家之趨向,在衡量言論自由與司法獨立後,仍以維持言論自由為準(例:美國一九七九年歐洲人權法院之Sunday Times案例)。雖對判決未確定之案件不宜施以不當壓力,但宜以媒體自律方式為之;後者主要涉及法官之懲戒責任,宜有明確之法律依據及法律程序,以免侵害司法獨立。

二、依一九八二年國際律師協會(IBA)通過之司法獨立最低標準,第二十七項規定:「法官之懲戒和去職程序必須確保對法官之公平,及聽證之足夠機會」,第二九項⒜:「法官去職之原因必須由法律明定且明確定義」,第三十項規定:「法官不應去職,除非法官涉及犯罪行為、重大過失行為、肉體或精神上之無能力,足以顯示其不適合擔任法官」。且依各國法制之趨向,就法官之去職,應減少行政首長之干預程度,而由其他同為擔任審判之法官決定。

三依三—三法官評鑑委會由各該院、會遴聘法官、法學教授擔任,並非由法官團體自行選出評鑑委員,評鑑不良者,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得因該決議將法官調任非法官職務,提案四訂有法定程序及法定原因(法官法草案),惟似宜與司法人員人事條例第三十二條配合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