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原則上贊同民間團體的提案。法官、檢察官的評鑑,不可避免的,會造成被評鑑人心理的緊漲。學術界的評鑑,由學生為之,已普遍可以被接受。當年我們在大學求學時,教授高高在上,但現在自己教書時,卻要受學生評鑑,似乎很不公平,其實乃時勢所趨。如果一位法官是「菜鳥」,或專業知識不足,評鑑的結果就不會太好。因此就制度方面,是否要謹慎考慮法官的輪調制度,否則一位刑庭的法官被調為民庭法官,就不容易有優良的表現,應朝專業化的法庭來發展。其次,判決主筆法官的名字,最好能公布,對審判内容若要評鑑才有依據。

二、法官、檢察官蒞庭時,現在終於有名牌,你的表現良窳,逃不過大眾的公斷。近年來民間團體推動法庭觀察及評鑑制度後,聽說法庭一般的表現,例如法官問案的態度、準時開庭等,都有長足的進步,這是好事一樁。

三、司法院及法務部的評鑑,只是内部的評鑑,要兩個機關把表現不佳的同儕移送,相信不太容易。

四、個人在監察院,經常會碰到表現特差法官之個案。記得有一件刑案,被告一再表明,他是八十歲的鄭河銅,不是起訴書上四十歲的鄭河銅,可是那一位糊塗法官仍然判他四個月的徒刑,鄭君被關了一百多天,第二審才獲平反。那位法官被監察院彈劾,在媒體也大幅報導,不管他被記幾個大過,在報紙上被渲染,對他的懲罰是最嚴苛的,相信各位法官都會愛惜自己的羽毛。另外,也有法官積案太多,而被移送監察院的。以前法官的工作負荷太重,將來若能減輕負擔,就不能再有嚴重的積案,否則難逃被移送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