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案一:建立法官評鑑制度

司法院所提將法官評鑑委員會設於高等法院以上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且評鑑委員係由該院、會首長遴選法官擔任。這樣的規劃顯然是把法官評鑑委員會當作是法官「内部」自清的機制,而不是「外部」評鑑或監督的機制,所謂的遴聘法律學者只是聊表一格,這跟評鑑制度的原意實有不符;且從過去法院内部自清自律的運作

所以,這次對法官評鑑制度的規劃,不能再走過去的老路子。民間司改會所提的評鑑委員由一定比例之法官、檢察官、律師、法律學者與社會公正人士擔任,是一個較能以公正客觀立場對法官進行評鑑的規劃。但是對於民間司改會的版本中由最高法院院長提名且經國會通過後任命,本人有一項補充,由於法官評鑑委員須經國會同意任命,為避免一旦國會反對而引發憲政爭議,我主張改由行政系統的司法院長提名較妥。

提案二:建立檢察官評鑑制度

法務部所提方案與司法院所提的評鑑制度大致相同,也同樣犯了球員兼裁判的毛病。依法務部的規劃,檢察官評鑑委員會設於高等法院檢察署與最高法院檢察署,其委員成員由檢察官互推之,由檢察官評鑑檢察官,在同僚情誼上,勢必不能發揮勁功效。

民間司改會所提的檢察官評鑑委員會規劃,其成員由一定比例之法官、檢察官、律師、法律學者與社會公正人士擔任,也是強調外部的評鑑監督,應是比較能夠取信於民的規劃。同樣的,對於民間司改會的版本中,由最高檢察總長提名且經國會通過後任命,本人有一項補充,由於檢察官評鑑委員須經國會同意任命,我主張改由行政系統的法務部長提名較妥。

提案三:法官之職務監督

對於法官與檢察官之屬性,本人並不贊成將之視為公務員。因此相對應之職務監督或淘汰機制,不能比照公務員的機制。

因此,對於司法院所提方案把法官職務監督交給各法院院長,由於日後各法院院長必然將監督權力下放至庭長,如此一來,與現行制度何異?目前為人話病的假藉職權干預獨立審判的情事必然不能根除。

本人主張,法官為行獨立審判,避免外界干預,其職務監督應由法官法中另設法官會議行之,且該監督不得涉及獨立審判之領域,若法官認為該項監督有侵犯其獨立審判之實,並得尋求救濟。

提案四:建立法官淘汰制度

法官既非公務員,公務員的淘汰制度自無適用,特別是考績制度常被認為是庭長以職務干預獨立審判的手段,更應予以排除。

本人主張有關法官之淘汰應於法官法中訂明由懲戒法庭決定,對於法官懲戒應予被懲戒人有充分辯論之機會,且懲戒之事由不得包括裁判上適用法律見解之歧異,以免干預法官之獨立審判。

提案五:立法明定法官之淘汰制度

同理,檢察官之淘汰亦應比照法官之淘汰,由懲戒法庭來決定,且須予被懲戒人充分之辯論機會。惟民間司改會所提之檢察官應受懲戒事項包括「違反檢察一體原則情節重大、違背倫理規範情節重大」,此二事項的範圍界定似有再予明確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