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檢察官的評鑑、監督及淘汰之建議。

一、對檢察官實施評鑑確有必要

為維護良好司法風氣,提高司法公信力,必須要求檢察官自律,檢察官評鑑係檢察官自律之一種具體作法,使檢察官審查民主化,同時可以維持檢察官之獨立性格,更進而保持檢察官辦案品質維持在最佳的狀態,藉公平客觀之程序,對檢察官實施評鑑,使不適任之檢察官能受到適當的監督及懲處,以汰除不適任之檢察官,並維護整體司法的公正及廉潔。

二、評鑑制度法制化

目前司法官之評鑑,僅屬司法院、法務部之内部行政規章,定位有如内部行政監督,既乏外部監督,且未法制化,致功能不彰,故擬參考日本最高法院國民審查法及檢察廳法,在司法官法中另立專章,如有可能,應訂定「司法官評鑑法」,包括法官及檢察官之評鑑規則,使具有法律的效力。

⑴分別設於高等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最高法院檢察署二層級。不服高等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評鑑委員會評鑑結果者,得於評鑑決議書送達後二十日内向最高法院檢察署評鑑委員會聲請覆審;惟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對該署評鑑委員會所為之評鑑,不得聲明不服。

⑵評鑑委員產生之方式為每年度由檢察官推選相當人數之檢察官、學者為評鑑委員候選人,遇有評鑑事件時,則自候選人中抽籤決定該案委員成員,聘任至評鑑事件終結止,目的在於防止委員藉該名銜自重,或聲請者視委員成員而選擇性聲請之流弊。推選學者為評鑑委員,且主張學者之人數應多於檢察官之人數之原因,在於評鑑委員不能單純由内部人員組成,以避免同僚官官相護及人情的包袱;如有必要,亦不妨讓一定比例之法官、律師或民意代表參與,讓外部人員擔任國民監督的角色,使檢察官警覺其辦案的態度應不僅限於對自己的良心負責,更應瞭解全體國民的法律情感。

⑶至於民間團體所提於檢察總署設檢察官評鑑委員會,負責檢察官評鑑工作。委員由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提外,經國會同意後任命,委員應包括一定比例之法官、檢察官、律師、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因無覆審之設計,故與大法官會議第三九六號解釋之意旨尚有未合,而不能認同。

四、明定檢察官應受個案評鑑之事項:

⑴品德操守有損司法信譽者。

⑵敬業精神有損司法品質者。

⑶問案態度有損司法尊嚴者。

⑷辦案程序嚴重違反規定者。

五、明定檢察官不適任之事項:

⑴接受他人關說訴訟案件者。

⑵為人關說訴訟案件者。

⑶長期工作不力,辦案草率,品質低劣,問案態度惡劣已嚴重影響檢察官信譽者。

⑷其他敗德行為,嚴重影響司法信譽者。

⑸身心狀況已不能勝任檢察官工作者。

六、評鑑之種類:

分為個案評鑑及地區性、局部性全面評鑑。

⑴①個案評鑑係檢察官所屬長官、所屬機關之檢察官五人以上、所屬檢察署或其上級檢察署、所屬檢察署之法院、法務部或所屬檢察署轄區之律師公會認為該檢察官所承辦之個案其品德操守、敬業精神、問案態度、辦案程序有不當之情形時,或身心狀況不能勝任檢察官工作時(參照公務人員任用法第二十九條第一項第三款及公務人員退休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為之;該檢察官如認其品德操守、敬業精神、問案態度、辦案程序並無不當時,亦得請求評鑑。

②但個案評鑑應不涉及實體判斷,又為免受評鑑人處於是否受評鑑之不確定狀態及日後答辯不易致影響其權益,爰仿追訴權時效期間之規定,明定檢察官評鑑事件應遵守之聲請或移送期間有關品德操守事項為五年,敬業精神、問案態度、違反辦案程序事項為一年。

⑵至於地區性、局部性的全面評鑑,係法務部認有必要時,得命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評鑑委員會為地區性或局部性之檢察官之全面評鑑,目的在於評鑑全體檢察官之適任情形。

七、評鑑之對象:

包括檢察長、主任檢察官及檢察官,並明定應受評鑑之具體事項。

八、評鑑之效力:

①設評鑑委員會對司法官實施評鑑之目的,主要在評鑑司法官是否適任,俾汰劣存優,故檢察官評鑑委員會評鑑結則得因該決議將受評鑑之檢察官調任非檢察官職務,以淘汰不適任之檢察官。

②評鑑實施辦法由法務部定之。

九、立法明定檢察官之淘汰制度:

⑴檢察官為國家公益代表人,職司犯罪追訴、刑罰執行等工作,性質具高度司法性,除應加強檢察官養成訓練外,對檢察官應建立一套有效公正之淘汰制度,以免檢察官準用法官終身職之保障,變成不良或不適任檢察官之護身符。

⑵檢察官之淘汰可在司法官法中明文規定。淘汰之處分有兩種,一為剝奪其任公職(公務員)之資格,一為剝奪其檢察官之資格(擔任非檢察官事務)。因檢察官仍係特殊職務之公務員之一,仍得依公務員懲戒法、公務員考績法予以淘汰,但剝奪其檢察官之資格則由司法官法規定。

⑶檢察官之淘汰制度,可分為學習期間、候補期間及充任實任檢察官等不同期間之淘汰制度,以確保檢察官品質。

⑷經評鑑為不適任之檢察官,即剝奪其檢察官資格,調擔任非檢察官事務,如合懲戒規定,並依法移送懲戒,如身心狀況已不能勝任檢察官工作者,得調擔任非檢察官工作,或依法命退休或資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