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人先就律師制度之改革提供個人之意見:

㈠強化律師公會之角色,使其具法人資格並可懲戒律師及處理律師資格之考試等。

㈡健全律師懲戒制度,成立律師懲戒法庭,使被懲戒之律師有申辯之機會。

㈢落實律師評鑑制度,委由法官協會、檢察官協會等團體來評鑑。

㈣規範律師參與平民法律及社區公益服務。

二、本人之提案為:落實司法獨立:反特權、反貪污、反黑金、反干預。

廖部長正豪時期,臺灣各級民意代表有黑金或犯罪紀錄者比例,在縣、市議會佔三分之一之縣、市議會議員。省議會有四分之一之省議員有犯罪前科,立法院及國民大會有十分之一之人數。現在犯刑事案件判決確定者有五十位,刑事案件在訴訟進行中有二十四位。具有犯罪、黑金背景之人可漂白當民意代表,與司法有相當之關係。人民對司法之信心年年滑落,

本人提出幾點具體方案:

㈠選舉相關之司法案件,包括賄選、選舉暴力、選舉毀謗……等案件,應限期審結。

㈡司法院應公布涉案立委及各級民意代表名單,讓社會大眾一同監督;對有重大案件在身的立委及各級民意代表應限制其出境,且司法院應監督所屬各法院,於立法院休會期間儘速審結立委所涉案件。

㈢落實司法内部、外部獨立。檢察一體原則之制度化與透明化;強化法官自治,定期公布司法案件關說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