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兩天研討會的發言,我們可以發現在場的律師代表,幾乎每個人都是口齒清晰「辯才無礙,學識淵博,法學素養極佳,我相信在座律師在執行受委任的訴訟時,都能盡心盡力地完成任務。但是,在我個人執行檢察官職務的這些年來,確實曾經遇過不盡責的律師,及明知是民事糾紛本不構成刑責,卻受任為告訴代理人而一再提出告訴的律師。前者顯然是過於消極,後者顯然是過於積極,但兩者對當事人都沒有好處。而遇到不盡責的律師時,每次開庭問他有什麼意見或有什麼證據請求調查?都說沒有,即將結案也沒有提出書面的陳述。在這種情形,我會想到當事人付出的律師費是很冤枉的。因此,我會很客氣的詢問律師是否瞭解本案偵查的重點,如果他還是不清楚時,我甚至會提示該案偵查的重點,請他為被告的利益提出答辯,如果遇到的是重大的刑事或貪污案件時,我甚至會拜託他提出書面的陳述。我之所以這麼做的原因,無非是按照刑事訴訟法第二條第一項對被告有利及不利的情形一律注意的規定,希望受任律師能為被告或告訴人提出事實上及法律上的攻擊或防禦方法。但如果這類律師仍然沒有提出事實上或法律上的攻擊或防禦時,我個人認為這就是屬於受理委任案件辦事態度敷衍虛應,這類律師如仍然作為在野法曹時,恐怕是危害當事人的成分居高。

因此,我贊成司法院及法務部所提對於任意慫恿當事人提起不必要的訴訟,受理案件辦事態度敷衍虛應的律師予以評鑑,使律師的法律服務工作能夠保持高水準的狀態。但評鑑制度的設計,我建議比照法官及檢察官的評鑑制度,由内部及外部的人員共同組成評鑑委員會,才能有客觀的評鑑。評鑑制度亦應法制化使生法律的效力,其評鑑不適任者,亦應予淘汰,不得再執行律師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