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目前處在導向保護消費者之現代社會,如何協助當事人找到好律師與保障當事人權益,這是相當重要。

二、歡迎建立律師評鑑制度,但對於司法院所提全面評鑑,實務上是否可行?宜再考慮。蓋從事非訟業務之律師與法院、檢察官(署)從不往來,彼此不相瞭解,如何評鑑?應考慮採行法務部的方案個案評鑑。

三、基於律師自治原則,律師懲戒事務應由律師團體自治為之。律師懲戒規則第三條「律師懲戒委員會由高等法院院長指定法官三人,並由院長函請高等法院檢察署一人,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推薦律師五人組織之,委員長由委員互選之」,律師懲戒覆議委員會組織由最高法院院長指定法官四人並由院長函請最高法院檢察署指定二人,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推薦律師五人,學者二人,主任委員由委員互選。實務上,與會之法官、檢察官、學者之共識一致認同律師自治。因此,委員長也推選由律師擔任,如果律師懲戒委由律師團體執行也是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