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本人針對大學法學教育之議題發言:

一、大學法學教育為培育司法人員之基礎養成教育,事關司法人員素質,不可謂不重要。身為大學法學教育工作者,自我反省,對目前大學法學教育所培育之法律人,是否符合臺灣社會變遷及國家發展之實際需要,深以為憂。

二、就個人的觀察,大學法學教育長久以來為大眾所話病之問題,在於未能培育出理論與實務兼具,對法律知其然並知其所以然,以及具有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之品格修養的法律人。而在臺灣社會變遷,社會多元專業發展之後,我們也更進一步看到社會所期待之法律人,除了一般之法律專業知識之外,也要多一些其他學術領域之專業,並應具有女性意識之關懷,更應具備國際之視野及具有國際競爭之能力。這些需要,都需要從課程内容、師資、教學内容與方法,甚至學制上加以檢討改進因應。這也是我們在大學工作之法律人,希望在座之法律先進能夠關心,並提出一些具體之建議。

三、法學教育之改革面臨的困境之一,就是「考試領導教學」。

為了能順利考上司法官特考、律師高考,目前大學法學教育因此遭到扭曲。學生對於高考、特考不考者之科目,沒有興趣。學習中也只留意實務見解或各家學者之意見,而忽略了法律何以如此之真正學習。未來即便考取了律師、法官、檢察官及其專業學識是否能滿足實際需要,實有疑問。解決突破之道,即在增加律師高考之錄取人數(八十六年度三九一五人到考,錄取二六五人,錄取率百分之六點七七;八十七年度四一二九人到考,錄取二三一人,錄取率百分之五點五九)。讓在學學生能專心學習,具有一定程度者,即能考上律師。增加律師錄取人數經由市場機制,發展專業律師,長期也可改善目前司法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