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制度都有缺點,貴在應用於適合的社會狀況以及人民的感受,這應以實驗來證明,而非純理論的,現行之刑事訴訟法於民國二十四年元月修正公布實施,迄今其基本架構制度都沒改變,但實施實驗六十四年來,所得的現象及結果,是法官拼命累死,百姓怨聲載道,何以致此?以我長期從事審判工作達三十三年之實務經驗,問題發生在案件過多,以致發生法官問案態度不佳,懸案不結及裁判品質粗劣,宣判内容與當事人或民眾之期待遠離。欲解決此問題,除必須改變現行刑事訴訟制度外,同樣亦應提高法官之品質,如現制以一位二十多歲,毫無社會經驗的年輕法官來判斷是非、決定生死,百姓會放心嗎?

現行制度實施六十多年來,如果符合大家的需要,百姓能夠滿意,就無今天的所謂「全國司法改革會議」。當然所謂改革必有陣痛,但重要的是千萬不要有本位之心態,諸如司法院定位,司法院的提案就是廢除最高法院、行政法院、公懲會,情何以堪?但卻表現了大智大勇,所謂「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就是這個道理。如果我們眞的要一種比較健全公平的刑事訴訟制度,那改革前之陣痛,就像我們想要一位健全可愛的嬰兒,那生產前的陣痛,是必須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