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有關司法院定位的改革要符合人民大幅改革的需要,但基於制度調整的步調需要,本席支持第一組多數人的看法,即先採修正甲案,並以丁案為終極目標。今天的最高法院,一方面要統一法律見解,一方面也要發揮以司法判決引導社會進步的功能。

二、有關另二個沒有共識的提案,都與檢察機關有關,而在討論之前値得深切重視的是: 

㈠最高法院八十七結案四五二一件,竟有百分之四三點零二,即二〇六五件被廢棄發回;而再看它的理由,最大的二項理由是「調查證據不詳明」、「認定事實錯誤」,因此都是事實不明。

㈡事實不明,要回到事實審,乃至偵查程序,因為最高法院辦一件案子已由七十八年的十二點三二天到八十七年的三三點六一天,難道不是比較用心了?因此才有回頭檢討檢察過程的配套制度。

三、有關偵查中強制辯護制度,若是考量時間因素,已有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三條之一及第一百條之三;而且目前偵查中本可「得」選任辯護人,採用強制辯護,法理上有何困難?此外同時一併建立法律扶助制度,使律師有強制義務辯護的義務,這樣一來在偵查階段就更有可能將事實查明,且能強化被告或犯罪嫌疑人的保護。

四、另一方面,為強化偵查程序的另一端,避免檢察官恣意「不起訴」,有必要同時建立另一套監督機制,也就是「檢察審查會」,這一方式雖沒有法律上拘束力,但事實卻是代表人民心中的一把尺,這樣一來,被害人利益也可以受到較周到的保護,也符合社會大眾的期盼。

五、如果能強化被告或嫌疑人受辯護人的保護,而另一方面又能監督檢察官不能恣意「不起訴」,進而建立檢察審查會正好就能予以平衡。這二個制度相信對事實的究明是有相當幫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