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於憲法第一條、第二條規定,我國為一個民主共和國,且確認國民主權原理,故任何國家權利之行使,均應受國民監督,檢察權之行使,亦不能例外。至於監督之程序與形式,憲法亦有明文。

二、鑒於檢察官職權之行使,具有主動積極之特性,如何避免其濫權,更形重要。

三、依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任何有關法律上之爭執,應使人民有向法院求救濟之機會。

四、因此,現行對檢察官職權行使之過程,如對人、物之強制處分,已分別規定應向法院聲請,或向法院表示異議而聲請撤銷或變更(刑事訴訟法第四一六條)。在起訴部分,亦無問題,但對於不起訴之處分,卻使其具有等同確定判決之效力,顯然不合。

五、實務上常見檢察官為不當之不起訴處分之例。雖有再議制度,但其功能亦有受有限制(限於告訴案件),且屬檢察機關内部之控制,就國民主權原理而言,尚有不足。因此,如何設計檢察機關以外之監督機制,實屬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