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這次的全國司改會是我畢生難忘的經驗,因為,我以檢察官的身分參與,但總是有種來此作為箭靶的難過,事實上,在許多的場次都發生法官羞辱檢察官的情形,法官、檢察官本同為特考及格,同一個司法官訓練所結業,只是幸運一點的分發法官,運氣較差的分發檢察官而已,難道檢察官的學識經驗都比法官還差?差到法官可以在堂堂的全國司改會上出口羞辱檢察官?更何況制度的變革並非一朝一夕的事,在整個刑事訴訟制度尚未修正之前,在檢察官的員額補足之前,我要以誠摯的心請求法官想想,一是實施當事人進行主義的國家,進入審判程序的案件,是不是只有百分之十左右?是不是要配合緩起訴或認罪協商制度?二是外界一再指摘司法不公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不要模糊了焦點。三是目前的情形,一個檢察官一個月要承辦將近八十件的案件,還要相驗、法律宣導、參與調解、被害人補償審議等等工作,而送審判的案件又多達三成以上,他有足夠的時間去執行蔽庭嗎?在刑事訴訟法尚未修正之前,法官仍有依職權調查證之義務,難道檢察官在起訴書上所載的證據不是證據?因此,這是整個國家社會的事,而不是檢察官能做而不做的事,另外,就這次司改會的議題而言,除了法務部提案的部分,幾乎沒有一個議題是用來幫助檢察官的,甚至還可用綁結論等幾個字來形容。而司法官訓練所是否改隸司法院的議題是第三組研討的議題,為什麼第一組拿出來討論?甚至還做出了結論?事實上第三組是十六票對二十四票,這是形成共識嗎?邱副主席為什麼說是有共識?法官的養成教育是考試院主管的業務,是考試院委託法務部司法官訓練所辦理,並非司法院主管的業務,但卻作出司法院主管的結論,這是為什麼?還有最高法院學術研究會究竟是什麼單位?大會手冊上的出席名單為什麼沒有註明這個單位的人員出席?司法院為什麼會接受這個單位的提案?其他値得詬病的事情還多,因時間的關係,我們就不再一一提出,請各位自己參考各報章的報導,可見這次的司改會是針對檢察官而來,是不公平的。最後我要告訴各位的是,我的心雖然沈痛,但我還是以當檢察官為榮,今後我還是會認真努力的執行我檢察官的工作。當刑事訴訟法修正改採當事人進行主義後,我也會很認真的執行公訴的任務,但我要提醒的是,法官你別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