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代表,大家好。本人的發言均針對議題,連日來全體代表的努力,可說是全贏。

首先本人就司法院的定位提出個人的看法,雖然多數代表採甲案一元軌制,而我國如能實行甲案的制度,對我國司法制度而言亦屬很大的革新,但是本人有二點疑問提出供各位參考: 

一、一元多軌制下,司法院有大法官及法官,分別掌理釋憲及民事、刑事、行政訴訟,二者依憲法規定產生的方式不同,會有矛盾。所以我贊成許宗力、陳清秀及蘇永欽教授等人提出的多元多軌制,因為此制度保留司法院現制,至於此制度有關司法行政權的疑慮,可用司法行政權的民主化及大法官會議憲法法庭化解決,再加上最高法院及行政法院維持現狀,最高法院掌理民刑事訴訟,公務員懲戒的部分移至行政法院,則多元多軌制應可實行無礙。

二、強化辯護人功能部分,本人執業律師三十多年,對此問題始終耿耿於懷,此問題應係當務之急,但以全聯會設置義務律師輪値辯護,立意固佳,但實行恐有困難。因為法官、檢察官輪分案件並無選擇性,但律師對於接案與否有獨立性,例如陳進興的案件,以我而言即有天人交戰之慮,如此可能產生律師輪分案件卻不辦理的情形,所以律師輪値的制度應對此情形有所規範。

最後有關修正刑事訴訟法,明定檢警實施搜索、扣押、勘驗時,辯護人得在場並表示意見的提議(第四頁),本人籲請檢方支持,因為規定為「得」而非「應」,如規定為「應」,則如辯護人未到場即有程序上的瑕疵,但是規定為「得」就無此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