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事訴訟採職權進行主義,迄今已歷六十餘年,實施結果造成兩大問題,1. 法院負荷過重,影響裁判品質。2. 民眾不信任法院以及懷疑法官之操守。其原因不外: 

一、法官無法保持超然的地位及扮演中立的角色:法官在開庭前由於詳閱卷宗證物之結果,常對被告存有不利之預斷。

且法官對被告有利、不利的事實皆有調查的義務,造成肩負調查證據的球員,又兼證據評價的裁判。

二、檢察官未善盡追訴職責:由於法官必須依職權調查證據,以致檢察官不重視蒞庭、舉證及辯論,甚至成為開庭的旁聽者。

三、律師未能全力投入辯護:在職權主義之下,律師常會依賴法官代替其調查對被告有利的證據,以致未能充分發揮訴訟防禦權。

四、審理書面化:法官由於已從偵查、警訊筆錄中心存預斷,導致不重視以當事人交互詰問為調查證據重心之言詞審理,使當事人無法在法庭上充分陳述,對於法院之判決自然不能信服。

如果改採起訴卷證不併送制度(當事人進行主義),當事人必須為自己提出有利之證據及辯論。法官不再負蒐集之義務;而係立於超然、公正之立場,指揮訴訟程序進行,綜合當事人所提出之證據而予裁判。如此,法官因未涉入當事人雙方的爭執,且當事人又可充分提供有利的證據及辯論,當事人對於法院判決之信賴度自然會提高,法院的公信力必可建立,上訴案件亦可減少。

雖謂:刑事訴訟改採當事人進行主義,法院對於案件會袖手旁觀,不顧真相,率爾判決。但採行當事人進行主義,並非完全排除法院介入證據之調查,法院仍可立於補充立場,為被告調查有利之證據,除兼顧實質正義外,更可彰顯程序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