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對於第二組討論的議題有三點意見:

一、本人強烈主張採行起訴卷證不併送制度。因為一般老百姓的法律知識不夠,對於法律的辭彙缺乏正確的認識,當他面臨刑事訴訟時,首先面對的是頗具法律專業知識、深諳偵查技巧的司法警察及調查員,尤其警調單位,構陷刑事被告之情形,更屬常見,如果,這些卷證隨案移送法院,而法官受先入為主的影響,又以案重初供之心態辦案,將造成刑事訴訟的實質不平等。如果我們還承認檢察官代表國家行使犯罪追訴權,是刑事訴訟中當事人之一造,我們即應排除此實質不平等的因素。

二、本人主張應以法律明文規範法官適用自由心證的原則。因為司法公信力的喪失,極大部分是來自老百姓對於裁判結果的不滿。在司法實務中,常見相同的案件,前後出現不同的裁判結果;完全相同的證據,由不同法院或法官審理,卻有相反的心證,造成老百姓的疑惑不解,甚至作負面的解讀與猜測。我們雖一再以「這些是法官自由心證的權利行使」,予以解釋說明,但他們認為「自由心證」,根本是「豬油心症」,就像豬油一樣,原以固體呈現,但經過加溫擠壓之後,就變成液體,而液體豬油,若加以冷凍,又可以變成另一種型態的固體,叫人啞然,無詞之對。因此,應明文規範一些行使自由心證的原理性限制,庶免濫用。

三、為強化第一審之事實審功能,給予當事人充分提證及申辯之機會,以釐清事實及爭點,避免突擊裁判所造成的錯愕與不滿,宜先研究採行法官心證適度公開的制度,以昭大信。